历史文化视角下的电影《飞越疯人院》解读,影视论文-钱柜娱乐777
钱柜娱乐,钱柜娱乐777
您现在的位置:钱柜娱乐777 > 艺术论文 > 影视论文 > 历史文化视角下的电影《飞越疯人院》解读
历史文化视角下的电影《飞越疯人院》解读
发布时间:2017-08-29 点击次数:

  [摘要] 以历史文化的视角,重新解读了电影《飞越疯人院》,指出片中各主要角色均是当时社会各阶层弱势群体的代表,影片真实反映了美国社会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境况.麦克墨菲代表了无力适应现代文明而逃离的弱势群体;护士长拉齐德看似强势,实则是二战后处境艰难的美国职业女性代表;身材魁梧却任人摆布的布朗顿则反映了印第安人的悲惨处境;残暴麻木的黑人护工是那些为争取自由和平等权利而妥协牺牲的部分美国黑人的缩影.

  [关键词] 历史文化;弱势群体;现代文明逃离者;美国妇女;印第安人;美国黑人

 

  一、引言

  曾被编入美国大学教材的《飞越疯人院》(又译《飞越布谷鸟巢》或《飞越杜鹃巢》)是美国文学史上一部经典着作.小说作者是被称为嬉皮时代催生者和见证人的肯·凯西(Ken Kesey),他以犀利的笔锋、丰富的隐喻以及写实的态度在小说中再现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社会的真实场景.《时代》周刊称其"预示了大学骚乱,反越战,吸毒以及反文化运动."由该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也以其深刻的思想内涵和出色的表现力一举夺得了第4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导演和最佳改编5项大奖.然而,国内对这一经典的研究并不太多,现有的研究成果也大都是从女性主义、隐喻、反文化运动等角度来解读的.因此,本文意欲重新审视电影中的各类人等,以历史文化的视角探析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社会中弱势群体的真实处境.

  二、故事梗概

  影片的主要角色麦克墨菲为逃避监狱的强制劳动,装作精神异常,被送进精神病院.他的到来,给死气沉沉的精神病院带来了剧烈的冲击.在提出将医院的音乐声调小遭到拒绝后,麦克墨菲又提出要看棒球比赛的电视转播,护士长拉齐德认为这一要求挑战了医院严格的管理制度,于是百般阻挠;接着,麦克墨菲带领病友们出海捕鱼,让这些原本懦弱、自卑的精神病友们重新找到了自信,心情也变得愉悦.院方为了惩处麦克墨菲胆大妄为、屡犯院规的行为,决定将他永远地留在精神病院.生性桀骜的麦克墨菲再也无法忍受失去自由的生活,他联合病友---高大的印第安人"酋长"布朗顿,开始自己的逃离计划.可是,他们的出逃行动并没有成功,麦克墨菲最终被残忍地切除额叶,变成真正的"白痴"永远地留在了精神病院.最后,是"酋长"布朗顿帮助麦克墨菲解脱了痛苦,带着他自由的灵魂飞越了疯人院.

  三、历史文化视角下影片中主要角色的处境探析

  一直以来,美国都以自由、民主的国度自诩.然而,《飞越疯人院》却真实地再现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社会中各类弱势群体的可悲境遇.

  1.以麦克墨菲为代表的现代文明

  逃离者工业革命和技术革新为现代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富足的物质生活.然而,衣食住行的进步并没有与精神文明的发展同步,许多人在飞速发展的现代化面前迷茫、找不到自我,于是他们恐慌、逃避.观众从电影一开始便了解到,精神病院中的许多人其实并没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他们只是无法适应高速发展的现代化社会才自愿逃到这里.主人公麦克墨菲亦是如此,只不过他的自由天性还没被完全抹杀,反抗权威与不公的勇气尚存.从他在影片中的第一次亮相开始,麦克墨菲就一次又一次挑战着所谓的权威阶层,可他的每一次尝试都以被镇压而告终.例如,当麦克墨菲拒绝吃不明药片时,护士并没有过多解释,只说如果他不吃,他们将会强制他吃下.在这个看似远离现代化束缚的精神病院里,威胁和强制是医生和护士对待病人的常用方法.事实上,被逼迫与被镇压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无法适应现代文明的美国弱势群体的真实遭遇.

  20世纪50年代末及60年代的青年人是美国"垮掉的一代",他们觉得美国社会出了问题,于是便通过自我放纵的方式---吸毒、留长发、酗酒、服用迷幻药等进行逃避,同时也想通过这种反常规的方法来诉求一个充满爱、正义与和平的社会,可他们的种种诉求总是以被压制而告终.1969年夏,数百名激进学生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附近的空地上插起了一块写有"人民公园"的牌子,并纷纷搭起帐篷,宣布要在这里建造一个理想社会.但是政府出动了警察、坦克车、直升飞机将公园内的学生包围,威胁他们如果不离开就会被逮捕,学生与警察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终,学生们的帐篷、围墙及房屋被坦克车铲平,这次持续了近三个星期的学生运动被镇压,青年们的希望彻底破灭.

  2.以护士长拉齐德为代表的二战后美国职业女性

  由于其严苛的态度和强势的举动,《飞越疯人院》中的护士长往往被认为是强权的代表.可事实上,看似处于统治阶层的她,其实也是"康拜因大机器"的受害者,是二战后仍处于弱势地位的职业妇女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战让大量的美国妇女走上工作岗位,填补了战时劳动力的空缺.据统计,"从1940年到1960年,女性参加工作的人数比之前翻了两倍."但是,战争一结束,主流社会便又要求女性回到家中去,重新担当相夫教子的传统角色.许多刚刚体会到经济独立带来人格自尊的女性在主流文化对性别角色严格要求的舆论声中,默默回到家中,回复到先前的角色中去.然而,有部分女性却不愿放弃难得的工作机会和经济独立带来的自由,她们拼命压制自己的性别特征,卖力工作,故作强势来获得主流文化的接受.电影中的护士长拉齐德便是此类女性的代表.她从不涂口红或其他属于女性的东西,随身携带"一个工具箱形状的藤条编的手提包,麻质的手柄,多年来她一直在用,包的质地有些松散,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包里没有一些诸如口红之类的常见女性用品,装满了各种各样数量繁多的、她在工作中使用的物件--齿轮、小药片、针、镊子、钳子、铜线……"显然,拉齐德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忠实又严格地执行着精神病院的一切规定,完全忽略了作为女子应有的气质和该享受的乐趣.二战后,美国有许多像拉齐德一样的女性,虽然通过加倍付出保住了工作,但却得不到和男性劳动者同等的报酬或晋升机会.当时,"有很多她们感兴趣的工作根本不雇佣女性,在有机会得到的职业中也几乎没有晋升机会."所以,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像护士长拉齐德那样看似强大的职业女性是可悲的,她们压抑了女性甚至是人性中善的一面,只为保住一份普通工作,付出超过常人的努力才可能获得在主流社会中的立锥之地,她们的这种作法本身就是虚弱的代表.

  3.以"酋长"布朗顿为代表的美国原住民

  印第安人相信许多观众都被电影的结尾所震撼,因为最终成功飞越疯人院的不是勇气十足的麦克墨菲,却是一开始装聋作哑、懦弱逃避的印第安"酋长"布朗顿.他虽然高大魁梧,壮如铁塔,但却自我封闭、任由他人摆布.而他的困境其实是他无奈的选择.在成长过程中,布朗顿目睹了父亲--一位真正的奇努克酋长被白人妻子"教化"而逐渐失去土地、被政府利用欺骗致死的过程.布朗顿离开家庭后,又被社会无视,"不是我自己先装聋的,是别人先认为我是既听不见也说不出话的聋哑人."布朗顿的悲惨遭遇绝非偶然,也并非个例,他的人生故事是无数印第安人生活经历的折射.自从白人踏入"新大陆",这些美洲大地原本的主人就一次又一次被欺骗和利用.白人们想尽一切办法剥夺他们的土地,嘲笑和破坏他们的文化、习俗与宗教,他们的野牛也被白人猎杀地几近灭绝.可是,由于经济水平及其他条件的落后,印第安人们始终战胜不了这些"外来者".于是,他们被迫离开世代赖以生存的土地和森林,来到令他们束手无策的现代社会.在这里,他们没有话语权,因而有人选择麻痹自己,像布朗顿的父亲那样,酒精使他完全丧失了一位英勇的酋长应有的魄力;有人选择默默忍受,并竭尽全力去适应这个陌生的社会,但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还有人选择逃避,布朗顿即是如此.另观众欣慰的是,在麦克墨菲的感染下布朗顿终于一步步找回了作为一名印第安酋长应有的勇气和力量,搬起了喷水石墩,砸开了牢笼,奔向自由.

  4.以护工为代表的部分美国黑人

  习惯于媒体中有关黑人在美国社会受压迫或歧视等报道的观众定会对电影中黑人护工殴打白人的情节惊诧不已.只需护士长拉齐德一声令下,几名黑人护工便会对"不听话"的白人一顿暴揍,在这个精神病院中黑人似乎已取得了与其他白人医生、护士平等的地位.然而,事实远非如此.

  从1619年第一批非洲黑人被作为商品运到弗吉尼亚起,黑人们便开始了为争取自由和平等而斗争的血泪之路.三百多年来,为美国独立和国家繁荣做出贡献的美国黑人并没有取得和白人一样的公民权利和平等的社会地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州政府依然以识字测试、品质测验、人头税等方式剥夺黑人的选举权;在教育方面,"黑人被禁止进入白人学校,到1960年时,黑人接受高等教育者只占黑人总人数的38%;"在就业与工资方面,"1949-1959年,白人男性工人的小时平均工资由1.90美元增至3.20美元,而黑人仅由1.00美元增至1.75美元."除此之外,很多行业还有非常明显的种族歧视现象;在居住方面,城市黑人聚居区条件差,生活贫困,犯罪率居高不下,种族隔离与歧视严重.

  种种不公的生活状态最终激起了轰轰烈烈的黑人民权运动.在斗争中,一部分黑人主张以革命的暴力反对非革命的暴力,即黑人必须以暴力手段对抗种族压迫与不公.另一部分黑人则倡导"种族融合",为了"融合",黑人们就要"皈依盎格鲁--撒克逊为主体的美国价值观和文化规范."这种融合观念在当时得到了一部分黑人的支持,尤其是那些在就业、工资待遇和社会地位等方面优于其同胞的黑人的支持,《飞越疯人院》中的护工就是这部分黑人的代表.他们为了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为了保住工作,麻木而机械地执行着统治阶层下达的命令,残酷地阻止着为自由和平等而做最后斗争的病人们.可当他们走出精神病院,现实生活又让他们意识到自己为迎合主流文化所做的一切并没有让自己"变白","黑色"仍是使他们处处碰壁的障碍.

  于是,这部分黑人陷入了自我身份认同和文化认同的矛盾,两种思维令他们痛苦不堪.杜波依斯在其经典着作《黑人的灵魂》中写道":别人无法感受到黑人躯体中那几乎欲将其撕开的双重性.是美国人,又是黑人,两个灵魂,两个思维,两个互不妥协的追求,两个互相斗争的思想."因此,以影片中护工为代表的黑人们是可悲的,是弱势的,他们仍然是美国社会主流文化的受害者.

  四、结语

  《飞越疯人院》以讽喻的形式,生动地再现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社会的真实情境.影片中,无论是桀骜不羁的麦克墨菲还是无声控诉的印第安"酋长"布朗顿,亦或是令人可恨又可悲的护士长拉齐德以及残暴麻木的黑人护工,他们无一不是当时美国主流社会的"局外人",他们被压制、被利用、没有任何话语权.而这些弱势群体的牺牲与斗争终于迎来了美国社会的一次巨大变革,20世纪60年代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极大地改善了处于美国社会边缘的各类人群的生活,正如影片结尾所预示的那样,牢笼最终被逃离,布朗顿终于带着麦克墨菲的灵魂奔向自由与光明.

  参考文献

  [1] 赵梅.美国反文化运动探源[J].美国研究,2000(1):68-97.
  [2] [4] Garraty, John Arthur. A Short Historyof the American Nation [M]. New York:Harper & Row Publishers, 1973.
  [3][5] Kesey, Ken. 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Nest [M]. New York: Viking Press, 1962.
  [6] 王云飞,夏云珍. 20世纪50、60年代美国黑人社会状况浅析[J].世界民族,2005(4):70-74.
  [7] 张友伦,李剑鸣.美国历史上的社会运动和政府改革[M].天津:天津教育出版社,1992.
  [8] 陈华.美国黑人的文化认同及矛盾[J].求索,2002(6):217-221.
  [9] W .E. B. Du Bois. The Souls of Black Folks[M]. New York: Pocket Books, 2005.

 

    
版权所有:钱柜娱乐777专业权威的论文代写、论文发表的网站,秉承信誉至上、用户为首的服务理念,服务好每一位客户
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邮箱:gs@shlunwen.com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