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戏曲舞蹈科范研究,舞蹈艺术论文-钱柜娱乐777
钱柜娱乐,钱柜娱乐777
您现在的位置:代写本科论文 > 艺术论文 > 舞蹈艺术论文 > 中国戏曲舞蹈科范研究
中国戏曲舞蹈科范研究
发布时间:2017-08-15 点击次数:
  摘 要:中国古典舞,做为当代中国舞蹈界最重要的舞种之一,在历经几代舞蹈教育家和舞蹈工作者的探索研究,形成了具有民族特色的教学训练体系,即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借鉴戏曲、芭蕾、武术等艺术门类的训练体系,既能反映传统美学和古典意蕴,又能体现当代的审美特征。基于此,文章对中国戏韵古典舞基本功训练进行了研究。
  
  关键词:古典舞;戏曲;基本功;训练;科范研究。
  
  在专业教学训练课程中,中国古典舞基本功训练对培养舞蹈演员的身体技能、身体的语言能力和具有高水平的优秀舞蹈艺术家起着重要的作用。笔者从北京舞蹈学院中国古典舞专业毕业至今一直在北京戏曲学院教授中国古典舞基训,在近 20 年的教学实践中,始终思考着如何能在自己的基训课堂上将舞蹈与戏曲两种艺术完美地结合起来,既延续着中国古典舞训练体系的宗旨,即民族性、科学性、系统性,也尝试着利用如折扇、团扇等传统戏曲道具做了一些探索性的课堂实践,以体现出中国戏曲的艺术特点,笔者暂且将自己的基训课称之为“中国戏韵古典舞”基本功训练。
  
  1 民族特征---中国戏韵古典基训的“精气神”.
  
  着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盖叫天称:“精,就是精神;气,就是运气的功夫;神,就是神情。”笔者认为,戏曲舞蹈为戏韵古典舞提供丰富强大的基训素材和精神源泉;手眼身法步的科学训练,使戏韵古典舞基训达到整体协调,气韵连贯;在身韵中体会和把握民族审美与文化气质,才能真正呈现出精、气、神内外融会贯通、浑然一体的艺术境界。
  
  1.1“精”---戏曲舞蹈之“语料库”.
  
  戏曲和舞蹈虽然是两种不同的艺术类型,但二者又有密切的关系。戏曲是唱、念、做、打的综合艺术,亦是一种歌、舞、剧三者合一的艺术形式,演员除了具有歌唱和演剧技能,还要受严格的舞蹈训练,并且要具有高度的舞蹈表演技巧。因此戏曲中的舞蹈训练是自成体系的,有自己独特的训练方法和表演程式,形成一套我们今天称为“中国戏曲舞蹈”的动作体系。可见戏曲舞蹈是中国传统舞蹈的活化石,是传承中国戏韵古典舞的重要源泉和精神支撑。
  
  圆润曲折是戏曲舞蹈最重要的民族特征。戏剧大师欧阳予倩先生在分析戏曲舞蹈特点时曾精辟地指出:戏曲舞蹈可以说就是一种“划圆圈的艺术”.戏曲舞蹈中最典型的“云手”动作,其有一套严格的规范要求,就是要“圆”,所以云手整体的运动线路是不同方向的圆的结合和发展。“圆”不仅仅只指动作的线条,更重要的是指艺术精神的圆浑完整,表演内容的饱满丰润。戏曲舞蹈的舞姿不仅要圆润饱满,还要有曲折美,动作的运动路线也讲求迂回曲折,变幻莫测,忌直来直去、有棱有角,如用手做一个旁指的动作常常会向反方向划一个弧圈,其妙处就在于欲进先退、欲伸先欲、欲直先迂等等一系列身段动作规律性的要求。此外,动静结合、刚柔并济、技艺交融、虚实相生等等都是戏曲舞蹈的传统精神,也是中国戏韵古典舞基训取之不尽的“语料库”.
  
  1.2“气”---手、眼、身法、步全身协调。
  
  戏曲艺术家张云溪在谈到中国古典舞基本训练方法时指出,演员的舞蹈基本训练重点要放在腰、腿、手、眼这几部分;在整个身体中,腰属中枢,腰是根基,手善变化,眼能传神。中国戏韵古典舞使用中国古典舞基训的教材进行教学,纵观全貌我们可以看到一套全面系统的专业训练体系:从身体基本形态(头、手形、脚形)到基本位置(头位、手位、步位),从头、肩、手及手臂的基本动作到脚、腿、步法、躯干的基本动作,从单一技巧(旋转技巧、翻身技巧)到复合技术、特殊技术,从单一跳跃到跳跃复合技术,从腰功到腿功的软开度训练,一环紧扣一环,手、眼、身法、步全身协调,讲究科学性和系统性,以期最大限度地开发学生的潜在能力。其中古典舞技术技巧的民族特征尤为突出。旋转方面,主要特色是身体在拧倾的曲线造型上进行旋转,如拧身吸腿转,大掖步转,斜探海转等,这种民族舞姿转是身法的延伸和夸张,具有较强的空间流动性和复合性,充分展现出民族文化审美特征。翻身也是古典舞训练中独特的民族技巧形式,讲求以腰为轴,身体在前俯和倾斜的状态下进行翻转,自始至终贯串着拧、倾、仰、俯和旁提多种能力和协调性、灵活性,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所无可比拟的民族技巧。如“探海翻身”柔而不弱“;点步翻身”敏捷快速;“串翻身”干净利索。翻身和身法结合紧密,具有较强的表现力。跳跃方面,贯穿“闪、展、腾、挪”的劲道,讲究动势感,民族技巧与身法结合,形成和加强了民族跳跃技巧的流动性和风格特点。通过手、眼、步的系统训练,用以强化表情达意的能力,再加之那拧倾俯仰的民族身法和技巧以及瞬息万变的动作舞姿,使得戏韵古典舞的基本功训练气韵贯通,神形统一。
  
  1.3“神”---身韵的贯串。
  
  身韵,顾名思义,身即身法,是中国古典舞的外部表现技法;韵即韵律,是中国古典舞的内在气质身韵。身韵的诞生是中国古典舞学科体系中的重要里程碑,身韵的终极目标是要和基本功训练相结合,贯穿在中国古典舞的一切技巧和舞姿。做为身韵主干教材的“云肩转腰”“云手系列”“燕子穿林”“青龙探爪”和“风火轮”是从浩如烟海的武术、戏曲舞蹈动作中精选出来并加以舞蹈化发展和创新的。
  
  他们支撑着身韵这部具有很强民族审美特征的教材。……的确是独居神采的,那强烈的民族风格特性和龙飞凤舞般的舞蹈本体性是任何外国舞蹈所不能替代的,这是中国古典舞的精华所在。
  
  戏韵古典舞基训课亦如此。戏韵古典舞讲求动作的行云流水,运动过程中的圆润周转,动作路线上的迂回曲折。静态造型上的拧倾、弯曲、交叉、旋扭,比如说典型的基本站姿“子午相”,这一戳一站就充分显示出独特的曲线美。在运动过程中运用“不顺则顺”的“反律”,如“欲前先后”、“欲左先右”、“逢冲必靠”、“逢拧必倾”等等,使动作整体更富有韵味。所有动作以腰为轴,以腰部的动律元素为基础形成了特有的“三圆”路线,即“平圆、立圆、八字圆”,由此生发出很多具有民族特色的姿态。因此在基训中就必须针对这些特点进行分门别类地训练,按照“头、颈、胸、腰、胯”,“肩、肘、腕、臂、掌”、“膝、踝、脚、步”的特定要求进行必要的训练。中国戏韵古典舞以身韵的“形、神、劲、律”为核心,结合基训的风格性、表现力和民族性技巧,在基本形态上贯串拧、倾、圆、曲的体态美,在基本动作中贯串提、沉、冲、靠、含、腆、移、旁提等基本动律元素,在运动路线上贯串以腰为轴的“三圆”轨迹,在舞动中贯串反律式的运动规则,并贯串“有律动”的呼吸以及民族化的弹性节奏表现出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等风格韵律。只有这样才能在基训课上避免出现僵化死板、纯技术化的倾向。
  
  2 戏曲道具---中国戏韵古典基训的“加速器”.
  
  中国自古素有“持器作舞”的风尚,意指舞蹈时要有道具为伴。
  
  在传统戏曲表演中,巾袖、剑器、扇子等道具常常被做为抒情达意的重要载体,袖舞和剑舞具有中国悠久的文化传统和鲜明的民族风格韵律。中国古典舞的训练在学习徒手身韵的基础上,会选择袖舞和剑舞做为代表性教材进行学习,为服饰道具舞蹈奠定基础。袖舞是在传统戏曲水袖的基础上创建发展起来的,既继承了戏曲表演的韵律感,又融入了现代人的审美意识,强调“以身带袖、身袖合一”;剑舞源于中国武术和戏曲舞蹈,但又脱离了武术和戏曲的套路化模式,寻求“以身带剑,以剑催身”的动作规律,以达到“舞剑实乃舞心”的艺术境界。但扇舞的训练在古典舞身韵课中比较少见,因此戏韵古典舞除了研习袖舞和剑舞之外,还会更加重视利用中国戏曲学院的优势资源进行扇舞的学习,主要使用折扇、团扇来凸显“戏韵”之美。
  
  2.1 扇舞是对传统戏曲道具“扇”的挖掘与整理。
  
  扇子最初仅仅满足于人们的纳凉功能,后来发展成为文人雅士展现风雅怡情的工艺品,被誉为“怀袖雅物”.在戏曲表演中,戏曲艺术家会灵活运用扇子带动指、腕、肘、臂、肩、上身等部位变化出各种舞姿,塑造出性情各异、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扇子成为表现人物情绪和刻画人物性格的表演道具。如折扇多用于旦角、小生,《贵妃醉酒》的杨贵妃善用折扇表现出雍容华贵的气质,《千金一笑》中的贾宝玉“以扇尽展其潇洒”;团扇则多用于花旦,青衣也有少量运用,在《西厢记》中崔莺莺和红娘分别用团扇来表现大家闺秀的稳重矜持以及丫鬟少女的活泼天真。不同人物的舞姿形象通过执扇的方式展现出来,如团扇有单手握扇、指尖捏扇、虎口夹扇,折扇则讲究持扇的开合、遮掩,通过肢体与扇子、指尖的配合抒发真情实感,表达出人物的个性特点。因此在戏韵古典舞的课堂上可以进行人物形象模拟学以致用,研学执扇的手势,训练指法的灵活,以及身与扇的和谐相融,以期达到“以身带器、以器练身”的教学目的,反映出“无舞不授器”的民族审美意蕴。
  
  2.2 扇舞是徒手身韵的延伸。
  
  戏韵古典舞基训课中的扇舞与中国古典舞身韵相结合,使提、沉、冲、靠、含、腆、移、旁提等基本动律元素得以升华,同时贯穿着“拧、倾、圆、曲”的体态美“,仰、俯、翻、卷”的动态轨迹,以及“刚健挺拔”“、含蓄柔韧”的内在气质,凸显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所以在学习服饰道具舞蹈之前,学生必须经过科学系统的基本功训练,以及徒手身韵课“形、神、劲、律”的贯通,才能使其训练有素的肢体演绎出舞蹈韵律中所凝聚的体态美(拧倾圆曲)、动感美(变幻莫测的点线)、节奏美(跌宕起伏的动律)。在此基础上学习扇舞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可见通过深层次地挖掘和整理,可以提炼出更为丰富的扇子的可舞性,进一步强化身韵徒手的训练成果,具有较强的训练价值,不仅加强了舞者的身法与扇技的综合运用能力,同时也拓展了具有独特舞蹈语言的肢体表现手段,以努力寻求“以身带扇,身扇合一”的动作规律,从而达到中国戏韵古典舞所追求的“形神兼备,身心并用,内外统一”的艺术境界。
  
  2.3 扇舞亟待借鉴戏曲表演的丰富经验。
  
  在传统戏曲表演中讲求扇、身、步的协和,因此在扇舞教学中应注重身韵课中手、眼、身法、步的练习,比如说可以加强扇功基本动作的练习,如拿、捏、抱、转、夹、合、遮、挥、托等,使扇子在指尖舞得得心应手。可以借鉴戏曲演员练习眼神的方法,也就是传统中所说的“追香火头”,用扇子引领眼神运动,以达到“眉眼相逢,神不可散”.可以加强扇舞的身段练习,提高跳、转、翻等扇功技艺,使人物形象更为立体丰满。可以参考董维贤、曲六乙先生总结出来的《戏曲表演的十耍技巧》,进一步探究戏曲表演中关于各种戏曲人物所用的舞步所取的象形意义,力求在步法练习中做到扇人合一,如张飞的虎形步,岳飞的龙形步,穆桂英的蝶形步等,其中轻盈飘逸的蝶形步和端庄典雅的孔雀步曾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古典舞中的“圆场步”和“台步”.戏曲表演讲求虚实相生的意境,将生活的“真”和艺术的“美”高度统一,这也是在扇舞表演中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另外,还可以参考川剧表演中的用扇谚诀等经验,扇舞表演中扇穗的运用也仍然存在着进一步挖掘的可行性。可见戏韵古典舞的扇舞可以继承传统戏曲表演中的民族特色,以充分展示其舞台表演价值和训练价值。
  
  3 结论。
  
  道家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法自然是道家的核心思想,即规律产生于事物自身的发展趋势,这也是道家赋予中国戏韵古典舞追求的传统艺术审美特征。中国戏韵古典舞既一脉相承又不断发展变化,它建立在深厚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学的基础之上,遵循着对古代乐舞美学传统与戏曲舞蹈的继承和发展,将当代审美观中的民族特征融会贯通于每一个训练环节之中,坚守着民族主体性这一准则,建构起中国戏韵古典舞的“精气神”,体现出泱泱大国博大精深的民族艺术底蕴;与此同时,戏韵古典舞中加入扇舞、袖舞、剑舞这些服饰放道具舞蹈的训练,动如行云流水,静又婀娜多姿,使基训教程更加系统化、多元化。
  
  以扇舞为代表的戏曲道具舞蹈的学习,极大地拓展了中国戏韵古典舞基训课的教材,最终也将得以反观和检验中国戏韵古典舞基训课的教学成果。
  
  参考文献:
  
  [1]刘晶。中国古典舞舞姿跳的形态特点训练及应用[J].大众文艺,2016(24):165.  
  [2]杨成。舞蹈中跳、转、翻技术技巧训练的特点与运用---以中国古典舞为例[J].艺术研究,2015(2):200-201.  
  [3]李佳妮。关于中国古典舞三大技术技巧的科学训练探析[J].音乐生活,2015(6):87-88.  
  [4]覃天伟。中国古典舞基本功训练之我见[J].大舞台,2013(3):91-92.
版权所有:钱柜娱乐777专业权威的论文代写、论文发表的网站,秉承信誉至上、用户为首的服务理念,服务好每一位客户
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邮箱:gs@shlunwen.com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